首页 > 热门招聘 >新闻内容

招聘软文撰写员,无工作时间要求,即时结算

2020年04月26日 02:50

 

租客网ZUKE.COM是租客网(深圳)科技有限公司旗下、以提供租赁系统服务为主要业务的互联网平台,平台为全国超过两亿租客提供信息发布服务,为全国近200万经纪人提供SAAS系统,为众多公寓运营方提供公寓管理、运营发布、后期房源服务管理等全套管理系统,租客网包括租客惠、易推等为租客提供优惠服务及工作机会的模块。

   为更好的宣传租客网,发挥广大网友的文学才华,租客网面向全社会公开招聘兼职文案提供软文,单篇文章价格根据文章需求,50-1000元不等,所有软文经ETUI.COM平台进行担保交易,投稿人稿件在ETUI.COM任务发布系统留存,如被拒稿,我司不会使用任何该稿件内容,文稿一经采用版权归我司所有,并且立即付费。投稿人即可到平台账号内提取现金。投稿人员投稿后,我司将在1个工作日内审核是否采用,如未被采用将直接拒稿,投稿人可在ETUI.COM平台查看投稿状态。

    文章不限制格式,以软文为主,可以是故事式、新闻式、悬念式、情感式任意格式,每天公司会发布相关文章需求,文章需求发布后,任何人均可投稿,只要文稿保证原创,文章质量好,在符合公司采购数量范围内将会被采用并立即付费。


相关推荐

租客网:网络租房需要注意的细节

说起租房,很多人脑子里第一个会冒出的词,是黑中介,有些地方的黑中介已经形成了一个完整的产业链,不负责,随意涨价,不退押金等。随便上一些社区看看,吐槽黑中介的非常多,比如坑钱,不退押金,态度恶劣,违约等。中介很坑、不要找黑中介基本达成了共识。租房的目标人群大致可以分为两类,一类是毕业不久,未买房,在外地上班的人群,包含合租和整租;另一类是已成家的,买不起房或者其他原因而租房居家的人群,基本都是整租。互联网租房面向的人群更多的是第一类。目前找租房大致有这么几个模式:一是传统渠道,中介的门店,或是小广告;二是一些互联网租赁平台;三是自己做租房的互联网中介。这么多模式,真正解决用户需求的依旧很少,那么问题来了,如今很多O2O服务行业已经非常完善,为什么租房还是有这么多关于中介的问题呢?因为对于租客来说,价格是非常关注的一点。显然有了个中介,但房租会溢价,还要提供中介费,在看房阶段中介能为租客提供的,除了房源之外其他服务并不多,在广大租客心中,房东直租一定是最省钱、最省心的。所以结论出来了。房东的需求和租客的需求是相反的,一个喜欢中介,一个不喜欢。各种黑中介猖狂根源,是因为房源都在他们手里,中介为了更大的收益,抢到更多的房源、服务好房东,明显要比服务好租客、获得好口碑来的重要。但是这种情况的出现并不是绝对的,传统的门面中介,得依靠出租房屋,或出售二手房中成交所得到的中介费生存,为了赚钱,只能顶上“黑中介”的头衔。但是并不是所有的房屋交易重都存在中介费现象,例如租客网就实行“房屋免押金,不要中介费”。除此之外,租客网还实行“信用体系认证”,不论是中介还是房东,都得通过认证,才可进入平台使用,如此便可彻底与“黑中介”说再见。租客网顾名思义是为广大租客服务的网站,但租客网的众多福利绝不会都偏向租客。除了服务租客,提高租客的体验感,租客网对广大中介来说也是“福音”,如今的租赁市场乱象丛生,房屋中介平台的诚信度一次次受到市场拷问,但是正规的中介该怎么办?难道也被无端扣上“黑中介”的帽子?当然不可以。租客网联合全国中小中介,致力于打造健康诚信的生态圈,当市场出现“黑白中介”对抗的局面,相信广大租客会做出正确的选择。市场整顿,迫在眉睫,中介们选择与租客网合作,无疑是整顿市场的最佳路径。

2020年04月30日 11:31

租客网:租间好房,让梦想在愉快的居住环境中起航!

新一轮的毕业季即将来临,对于即将走出象牙塔的学生而言,除了找到一份好工作,寻求一个安全舒适的“容身之所”也是一件非常重要的事情,下面小编就带你一起了解一下各国人民不同的“租房”生活。美国:谁也不能束缚我自由的灵魂!有“海洋文明“的美国人习惯了自由的生活,他们不太习惯长期居住于一个地方。同时美国也是一个典型的消费型国家,大多数人热衷于消费不愿意存钱,在领取工资或生意赚钱后,很快就会购买自己喜欢的东西或出门度假。他们认为:根据自己的收入水平,租房是第一选择,同时也会根据收入水平来决定租房条件,绝对不会因为住房问题导致自己无法正常消费,甚至背上沉重的债务。而且大多数美国人都有私家车,生活范围广阔,所以美国租房比买房比例要高出很多。德国:租房的我拥有满满的安全感一直以来,德国都是一个流行租房的国家,房产持有率长期低于50%,排在欧元区最后一位,很多人终其一生都选择租房。德国的大城市如慕尼黑,法兰克福等,房产持有率甚至只有27%,这意味着,有接近四分之三的人租房生活。德国人之所以如此青睐租房,一方面和文化和历史原因有关,另一方面,与德国法律对租客的保护也不无干系,尤其是房租方面,法律做出了相当细致的规定:房东两次上涨房租之间的间隔最少为一年,且在合同有效期内,如租客无拖欠房租行为(或拖欠房租少于两个月),则房东无权单方面中止合同。同时租房合同大多以5年期、10年期和无限期居多,充分保障租客权利。在法律政策保护以外,社会的力量也起到了很大的作用。德国的租客协会是一个庞大的非盈利性组织,如果租客和房东在租金或者解除合同方面产生了法律纠纷,可以直接向当地的租客协会求助,协会免费提供法律上的解答,并会派出律师给予帮助。日本:租房生活让我幸福感爆棚在日本买房,大多数人需要从银行贷款,缴纳几百万日元的首付和手续费。这对于不愿伸手向父母要钱的日本年轻人来说并不容易。同时大多数年轻人不愿被沉重的房贷所束缚,希望把更多精力放在自己喜欢的事情上。日本的租房体制很健全,这是他们喜欢租房的最大原因。房地产中介行业的从业者必须获得不动产经营管理或租赁住宅管理的认证资格,有严格的考核制度;租客必须有保证人,要填经济收入方面等资料,以防租客交不出房租。房地产中介公司和房东若遇上租客不交房租,就会找保证人;房东收回房屋前需提前6个月通知,2年合同期间不能随意涨价。所以“租房生活”对很多日本人而言所获得的安全感并不比买房生活低。中国:“租客文化”盛行,共享产业发展迅猛“共享”这一词语从2016年开始频频与“社会资本”联系在一起,共同出现在大众视野当中。从过去的无偿、信息分享,转变为以获得一定报酬为主要目的“租用向共享”,也带起了当下国内“租客文化”的热潮。不仅是租房,各种生活物品的租赁也越来越普遍,小到宝宝的玩具拼图,大到私家车辆都可在相关的租赁网站上租用,尤其是被称为中国租赁文化“独角兽”的租客网,已开发多种租赁服务类目,未来还将开发更多类型的便民服务,就已成熟运营的租房项目而言,租客网率先提出了“租房免押金、不收中介费”的单边收费服务,一方面大大减轻了租客生活成本压力,增加多房源选择,只需要缴纳租金即可;另一方面可以为房东缩减房屋空置期,减少空置期的租金损失;同时可增加中介的看房次数,提高看房效率和成交金额。对于年轻一代来说,通过一定租费就可保障生活质量进而提高生活品味,房子也许是租来的,但是生活不能租来。所以“以租代买”是一种理智又实用的消费方式,租客网的存在就是让“租生活”成为便捷时尚高效的生活方式!

2020年04月22日 10:46

深圳楼市现在是冰与火的两面,A面是千万豪宅“秒光” B面是房子租不出去!

虽然深圳千万豪宅最近被秒光的新闻不断!还有“百万喝茶费”的新闻等等。但与此强烈对比的是深圳一些繁华地带的租房市场却是另一番景象。空置房源增了三倍“以前在58同城网上出租房子,信息发出不到5分钟,一定就有电话打进来。现在出租信息发出一天了,居然连一个地产中介的电话都没有。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遇见。”顾先生说。没有一个地产中介人员询问顾先生的房子,是因为手里积压的房源太多,怎么租出去是个问题。昨日,记者走进糯家的一家地产中介。这家中介点位于深圳南山区一个很大的老旧小区附近,小区内的房子各种户型都有,大多有20多年的楼龄,房价相比周边新小区低两三万,租金也便宜很多。(空置的商铺门口贴满的都是房屋出租信息。)小区虽旧,但地处商业繁华区,周边两三个大型购物中心,交通配套完备,一街之隔是数栋服装批发市场。往年此时,服装批发城内早已客商云集,人潮涌动。今年受疫情影响,很多档口还未开门营业,已经营业的市场里也没太多人,采购商不多。租金低廉、地处南山区中心,交通方便,小区里的房子往年从不愁租。下午三四点,对于地产中介来说,通常是工作人员带客户看房的高峰期。然而,记者走进这家糯家地产发现,不大的办公室里,每个工作卡位上都坐了人。大家看着电脑,随意地聊着天,看到记者走进来,一名中介人员起了身,可听说不是来租房子的,眼神明显暗淡了很多。“现在是肉多狼少,没什么人看房,自然就不出门了。”这名中介人员介绍说,小区内小户型还好出租点,但即便是一房一厅的小户型,目前放出来的房源就有110间多,空置率创了新高。往年,这样的户型很少有房源放出来,放出一间,很快就出租了。即便是淡季,这样的小户型最多也就二三十套的房源,租赁成交大约就有一个星期内。但现在,半个月了,也未必能够有四五个客户看房。“大户型就更不用说了,连咨询的客户都没有。”这位中介人员说,因为交通发达、配套完善,这个片区的房子从来不愁租,无论是打工白领,还是创业小老板;无论是小户单间,还是大户型三四房,买卖交易也很活跃,但现在,复工复产一个多月了,这里空置出来的房源越来越多,租客却不见。(中介人员无奈地看着琳琅满目的钥匙箱,意味着房多客少无生意。)这名中介人员无奈地展示给记者看他们的钥匙箱,曾经这里,空无几串钥匙,要么没放租的房源,要么就是提钥匙带人看房。现在这里,挂满了钥匙,“在这里工作了这么多年,这样的情况还是第一次见。”二房东有点香旁边的Q房网同样是这个情况,这家工作人员透漏给记者一个信息:“小区的公告栏里贴满了房屋租赁信息,旁边经常站着一两个人,那些人是二房东,最近二房东的生意还不错。”(小区的公告栏里张贴的几乎全是房屋出租信息。)据Q房网的工作人员说,二房东把大户型或者整层的小公寓租下来,隔成几个小单间,再次出租,这样的小单间租金1200—1800元,比小公寓还低,最近出租情况还稍微好点。工作生意都没了,还想坚守到底留在深圳的,租金是生活的主要开销,削减这方面的成本,大房换小房,公寓换单间,这样的租客最近不少。“我有个老客户,以前和老婆在对面服装批发市场里做生意,租了好几年的小公寓,月租3000多。上个月退了房子,找路边的二房东租了个三房两厅里的小单间,一间还不到1500元。老婆回老家了,他自己在这里。”这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正如上述工作人员所说,记者看到小区内的几处公告栏上,密密麻麻贴满了招租信息。不仅是公告栏里,周边很多商铺大门紧闭,玻璃门上贴着“出租”。记者刚刚走近公告栏,一男子上来询问是否租房。对方表示有单间,大小不一,1000到1500不等,中介费五折。记者问,单间是否很多?对方表示比较充裕,但咨询的人也不少,每天都租出去好几套。“你再转转,好单间就没了。”对方说。虽然具体数目对方不愿意多透露,但显然,正如Q房网的工作人员所说“生意比我们好太多了,我们几天都没单生意。”或许是个机会尽管“退租的房源越来越多,租客不见身影”是整个住宅租赁市场的普遍现象,但业内人士认为,这只是疫情下的暂时状况。从租房的角度来看,对于租房是常态的这群人,大多是处于中低收入的深漂,当疫情来袭,中小企业破产倒闭、社会生产力被迫下降的时候,这些人就成了被影响最大的人。疫情之下,失业人群的数量是平时的几倍,在没有工作、没有生意的时间里,这批人必然会考虑降低生活成本,毕竟这种收入减少、甚至无业的状态将会持续多久是个未知数。但我们同样可以看到,社会还是正常运转,很多企业也还在正常运营,招聘网站上还是有很多职位,猎头也依旧每天都在打电话问你是不是在找工作。不仅仅是深圳,此次疫情会让人们逃离大城市,选择小县城,这其实是不现实的。大批退房现象的背后,我们应该看到,在疫情依然严峻的情况下,还是有很多人也不得不返回大城市。大城市才有广大年轻人的就业机会,这是改变不了的。长期来看,一二线城市依然是人们最好的选择。如果一二线城市部分楼盘,无论是租金还是价格出现大幅回调,长远来看,反而是一种机会。

2020年04月19日 02:38